丈夫有外遇?你可以找個「小三勸退師」

-A A +A

討論區: 

北京——現年39歲的王女士來自上海。她在丈夫的手機上看到表明其與手下一名員工有染的短訊時,感到悲痛欲絕。「那時候我整晚整晚睡不着覺,一直哭,」她說。「心裡特別難受。」

她決定採取行動,但用的是出人意料的方法。她沒跟丈夫對峙,而是到網上搜索「小三勸退師」。

 

 

小三勸退師專門致力於終結已婚男性與其婚外情人之間的情事。他們通常受雇於怒恨滿腔的正室夫人,會教導她們如何保住自己的婚姻,並將小三勸退。這類服務誕生的背景是:經濟在過去幾十年裡變得更加市場化,古板的社會主義價值體系出現了崩塌。由於出軌的機會越來越多,誘惑也越來越大——不少商人和官員都以包養年輕女性來彰顯自己的地位——與外遇作鬥爭的新生意得到了蓬勃發展。

王女士在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了一番,決定僱用維情國際婚姻醫院情感診所,它是上海的一家提供小三勸退服務的機構。「我其實也是抱着將信將疑的態度,就在網上不停看他們的案例,」她說。「但我那時候也實在是沒有其他辦法了,就想說要不試試吧。」

維情最終幫忙結束了她丈夫的婚外情,她說,用的辦法是說服第三者前往另一座城市從事薪水更高的工作。「我一點都不在乎那女的現在怎麼樣,」她說。 「老公回來了,我覺得就好了。」

經由維情介紹接受採訪的王女士拒絕透露全名,說她想要保護家庭隱私。

維情的導師之一舒心說,勸退小三要從研究目標女子開始。一個調查團隊——通常包括一名情感治療師,為了安全起見,還會包括一名律師——在派出一名「顧問」之前,會分析她的家庭、朋友、教育經歷和工作狀況。

「只要我們分析出了她是哪一種類型的情婦,是為了錢,為了愛,還是為了性的,我們就可以找到應對的方案,」舒心說。

顧問或許會搬進小三住的公寓樓,或者開始在她常去的健身房裡鍛煉,逐漸與她熟識起來,成為她的知己,最終誘導她對情人產生不滿。有時候,顧問會幫她覓得一個新情人,幫她在另一座城市找到一個工作機會,或者以其他方式說服她離開已婚男子。維情和其他一些機構稱,顧問不得和情婦建立性關係,也不得使用或揚言使用暴力。

康納在南方城市深圳經營着一家小三勸退機構,名為破鏡重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他說公司的男性顧問是他在自己的社交圈裡招募的,篩選標準是外表和個性具有吸引力。隨後他會開展培訓,教他們如何避免被識破,如何遊刃有餘地應對複雜的情感狀況。

在顧問出動之際,小三勸退機構會給妻子提出建議,告訴她如何增強對丈夫的吸引力。

「我們想要打破傳統的思維方式,」康納說。「中國女人認為,只要你對男人好,他們就會更愛你。但我們男人愛的常常是把我們傷得最深的人。」

面對婚姻中的不忠,人們的一個反應顯然是離婚。上海社會科學院一項針對500對離異夫婦的研究顯示,婚外情是促使40%的夫婦分道揚鑣的一個因素。

但離婚的代價可能頗為高昂,對女性則尤其如此。離異對女性而言是更大的社會污點,此外,中國家庭的房產和資金常常登記在丈夫名下。女性離婚後可能無家可歸,這讓她們面臨著更大的想方設法保全婚姻的壓力。

但四川樂山的心理學者兼專欄作者唐映紅說,許多中國男性不願和婚姻顧問或外界的其他專業人士探討婚姻問題。「中國男人始終有一種很傳統的觀念,就是家醜不可外揚,」唐映紅說。既然此路不通,他說,「很多老婆在這種情況下就寧願背着老公去找小三勸退師。」理想情況下,丈夫永遠也不會知道小三為何離開他。

這類服務並不便宜。康納的基本收費標準是30萬人民幣,約合4.5萬美元,但他表示,如果顧問需要租下昂貴的公寓或汽車,以便獲得小三的青睞,費用還會增加。客戶通常要預付一半款項,等到事情辦成後再繳齊餘款。康納說,如果沒能將小三勸退,就拿不到餘款,但他說自己的成功率為90%,部分原因是他只承接在他看來有辦法解決的案子。

王女士說,她支付給維情的款項是她父母出的。

這些公司稱,勸退一名小三通常要花三個月的時間。重慶家裡家外婚姻家庭諮詢中心主任瑜峰說,他的團隊在過去兩年裡勸退了260名小三。

不過,小三勸退公司最近面臨著新的挑戰。

習近平主席於2012年末上台後,發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打擊官員貪腐的運動。單是在2015年,就有逾28萬名官員因違反紀律受到處分。厲行節儉的措施,包括禁止舉辦豪華宴會和收受禮品,讓奢侈品的銷量有所下降,同時遏制了炫耀財富之風。

上述措施還讓包養情婦成了更為顯著的危及官員仕途的因素。中國人民大學2013年的一項研究顯示,95%的貪腐官員都包養過情婦。在一些案例中,官員們的情婦心懷怨懟,於是把他們的斑斑劣跡報告給了調查人員。

「自從(反腐)開始後,很多官員會盡量避免這一塊,或者試着內部自己解決,」北京百合情感醫院的顧問李晴雨說。該情感診所提供婚姻中介、婚姻諮詢以及小三勸退服務。

此外,很多傳統的婚姻顧問都對小三勸退師持有負面態度。

「小三勸退是不可能真正使一個家庭回歸的,」 深圳一家專業機構——廣東省婚姻家庭諮詢師協會的會長劉偉民說, 「這種問題只能在丈夫和妻子之間解決。」

但小三勸退公司稱,它們正在發展壯大。維情說,它創辦於2001年,當時只在上海有兩名顧問,此後不斷擴張,目前在59個城市有370名顧問。該公司稱其客戶數量從前年的8000名增加到了去年的1萬名。

廣東的諮詢師康納說,他現在每天大約會收到176個諮詢請求,高於2015年的每天96個。他接的案子中只有5%涉及到官員,他說,這讓他沒有受到反腐行動的太大影響。

不過,為了維持增長,一些小三勸退師已經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康納說他開始更加關注海外華人市場了。

他說自己的客戶每八個中就有一個是居住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的華裔女性。他還說,正準備在菲律賓開設一個呼叫中心,針對歐洲和北美的非華人客戶推出英語服務。

「我們一開始是為華人服務,」康納說。「但我們在開展業務的過程中發現,不只是華人面臨著這些問題。人人都一樣。」

 

圖片: 

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