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來臨時,出軌丈夫保住了我的生命

-A A +A

討論區: 

一場車禍,讓一對即將分手的夫妻明白,原來愛的道路並沒有走到盡頭。大難來臨時,不求報償的愛是相守一生一世的理由。
大難來臨時,負心人卻把生的天平傾向了我。
我想,我一輩子也難以忘記2006年的春天,3月5日,咋暖還寒,我和宇天決定辦離婚手續。
這段死了2年的婚姻,終於要在今天說再見了。之所以拖著宇天,是因為我憋著一口氣,不明白當年的海誓山盟為什麼轉眼就成了過眼雲煙?他的社會地位一步步提升,由一個普通的小公務員到此時的副區長。兩年前他和電視台年輕漂亮的女主持人搞到了一起。一次偶然的採訪,他們一見鍾情墜入情網,從此,宇天開始和我談離婚。

漫長的兩年離婚道路,打過鬧過自殺過,我已經精疲力竭,但我一直不想放手。我想耗死他!你不讓我舒服我也不讓你好過!我就是不離!
他開出的離婚條件很高,兩所房子全歸我,家裡所有存款也全歸我,他淨身出戶。雖然這樣,我仍然不離,我不稀罕錢。我就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薄情寡義,見異思遷,喜新厭舊!為什麼說和我廝守一輩子卻中途變了掛?我想不明白。
但這天,我卻下定決心和他離婚了。
因為,他的一個同學調到民政局當局長,他居然借同學的關係想和我盡早離婚。這個男人,為了離婚居然走自己同學的後門!多可憐的婚姻!我還有什麼好留戀?
當我通知他來辦手續時,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連聲追問:「小寧,你真的想清楚了嗎?是真的嗎?」我輕輕地說「來吧,我等著你。」
再次相見,我發現他瘦了,而我更是憔悴,他站在我單位的樓下,我說:「我有一條件,如果你答應了,我們馬上就去離婚。」「別說一個條件,一萬個我也答應!」我看他這麼迫不及待,我更覺悲涼了。我說:「你一直說給我買個戒指,從咱們談戀愛時就一直說,可是種種原因,你一直沒有給我買。今天,你給我買個鑽戒吧。然後,我們就去離婚。」
「行,沒有問題,我帶你去北京買,北京的鑽戒有大品牌,咱買謝瑞麟的,這個牌子鑽戒最好。」
他開著車帶我上路了,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和他在一起。別人買鑽戒是為了結婚,我買鑽戒是為了離婚!這是怎樣的心情!
買了鑽戒,宇天帶我去找到北京一家不錯的飯店,他點了一桌子菜,我卻吃不下:這是我和他最後的晚餐了,他終於要解脫了!
他要了一點酒,我說:「別喝酒了,你還要開車。」
「喝一點吧,」他說,「畢竟我們夫妻一場,畢竟是我對不起你。」
這句話一說出來,我立馬趴在桌子上哭了,十年夫妻,風雨同舟,最後婚姻的小船沉沒了!他也很難過,眼睛紅紅地說:「原諒我吧,小寧。」
晚上8點,我們開始往回走,他喝了酒,一直很興奮。我戴著新買的鑽戒,卻分外的心寒:從談戀愛時,他就答應給我買一枚最好的鑽戒,到今天我才戴上。他剛畢業時是個窮小子,連住的地方都沒有還提什麼買鑽戒;後來他當官了,可是,卻沒有了給我買的心情。
如今我終於有了鑽戒,卻是以離婚為代價來實現這個夢想。
當我還沉浸在對往昔的回憶中時,意外發生了----
一輛大貨車向我們撞來!在危難來臨時,他大叫了一聲,把方向盤往右邊猛打,然後撲到在我身上!剎那間,我眼前一片黑暗……
我渾身纏滿了繃帶,再醒來時已經是兩天後,我聽到有人說,醒過來了醒過來了,我聽到女兒叫「媽媽」,我聽到我的母親哽咽著叫:「小寧,小寧……"
我們出了嚴重車禍,醫生告訴我,宇天還在昏迷狀態,他很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 醫生還說:「你知道嗎,在大難來臨時,他把方向盤打到了右邊,是為了把更多生的機會留給你,還有他撲到了你身上,這樣,你受的傷比他少多了……」
我的眼淚刷地就下來了,大難來臨時,他為什麼這樣做?我們馬上就離婚了,我們還有什麼關係?
也許,那是他本能的反映啊,他是否認定我還是他的親人,所以,把更多生的機會給了我?
我抬起手,看到自己還戴著新買的鑽戒----一枚帶血的鑽戒。 陽光下,它這樣生動,讓我眼含熱淚……
我想,我已經從心底裡徹底的原諒了宇天。 不恨了,是的,一點恨也沒有了,我只希望他快點醒來,然後,我們平靜得離婚。
人在生死邊緣的選擇往往是人性的,他救了我的命,把生的機會給了我,還有比這更重要的恩情麼?
他出事以後,電視台的女主持人只露過一次面,然後再也沒有來過。 因為,醫生說宇天可能完了,最好的結果就是植物人!
我傷好了以後,每天都站在他床前,我要把他喚回來!
每天,我都買一束百合---他喜歡百合,說百合純潔善良;我願意做這樣一枝善良的百合,每天陪伴他。
醫生說,按摩可以防止宇天的肢體僵化。 於是,我每天都給他按摩,一邊按摩一邊給他嘮叨我們從前的事情,十年前,我們剛剛來到這個小城,人生地不熟,剛結婚,我們租房子住,一次次的搬家,最多的一次,我們一個月搬了三次家!開始我們住15平方米,到最後,我們住進了300平方米的房子,每次都是我親自帶人裝修……還記得生孩子那天,雨雪交加,我們半夜打不到車,為了省點錢,我不讓叫120,於是,宇天用自行車推著我到了醫院:在路上,他為了緩解我的疼痛,學著小貓小狗叫,扯著嗓子唱信天游……說這些的時候,我的眼淚掉著,多少往事,多少難忘的回憶!
我的手上一直戴著他給我買的鑽戒,這帶血的鑽戒,讓我心酸讓我痛,大夫都感動了:「你這麼全心全意地為自己的丈夫,他一定會醒來的」
誰也不知道,他醒來的那天,就是我還他自由的那天!我會還他自由!是的,我看清了,我們的緣分盡了,我不能在折磨他了,如果我還他早早離婚,不折騰這兩年,怎麼會出這麼大的事?我簡直後悔死了,在生死面前,我寧願他好好地活著。 只要他活過來,怎麼著都行,他願意離婚我馬上就和他離婚!
以前,我要了很多條件,比如房子,車子,存款,這次,我想開了,他醒了以後,我要將財產平分,我不要他淨身出戶了!
他幸福,我才會快樂。 我發現自己出了車禍之後,人生好像從新改寫了,連我的母親都說:「小寧,你的臉上散發出溫柔寬容的光芒。」
奇蹟是在四個月之後出現的,
那天,我和平常一樣,靜靜地守在他身邊,為他念著詩歌: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像沉重的歎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雪,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紅霓;
彷彿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他突然發出了聲音,雖然輕得像蚊子一樣,但是我還是聽到了,「小寧……」他叫的是我的名字,我撲過去,看到他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淚,是的,宇天醒了,宇天醒了…
誰也沒有想到他能醒來,只有我堅定地相信他能醒來,他還不到40歲,他還這樣年輕,他還有太多夢需要實現啊!
他傷好以後,我問過他:「為什麼會把方向盤往我這邊打?為什麼會撲到我身上?」他回答:「下意識的,什麼也沒想,如果想了,那就是,你是孩子的媽,孩子不能沒有媽。」這次是我提出了離婚,我說,財產一人一半,離吧,我們去辦手續!
出乎意料,他居然搖了搖頭,然後說:「再等等吧,經歷了這場生死,我對生命,對婚姻都有了重新的認識。」
他看著我說:「愛的道路上原來是寸步難行,因為世上相信愛的人越來越少,可是大家告訴我,在我昏睡的時候,是你每天拉著我的手,喚我的名字,赫寒曾經說過,不求報償的愛,是我們靈魂中最崇高最可喜的境地,我想,我又重新認識了自己,重新認識了你……」
我們仍然分居,我還是想盡快地把自由歸還給他,一場生死,讓我和宇天成了朋友:我不再恨他,不再和從前一樣有事沒事給他打電話狂罵他,如果打電話,也是提醒他吃藥或者去做復檢,我還平靜地說「如果你想好了,隨時可以和我離婚」
我沒有想到他會和那個電視台女主持人竟會打起來,並且差點鬧到法庭上去。
他去找她,抱怨她在他大難臨頭時不曾去看他,抱怨她像逃兵一樣逃掉了,原來,為了和我離婚,他一直在轉移財產,說是淨身出戶,其實他私自存了100萬元,然後交給女主持人讓他經營代理某品牌化妝品,而我,在出事後不僅一直陪著他,還說離婚後把財產分給他一半,他早就動搖了,這個婚,到底他該不該離?
出院後,他聽說了一件讓他十分心寒的事情:女主持人有了新歡,接受了一個房地產商的求愛,馬上就要訂婚了!
這簡直是晴天霹靂,他沒有想到,這個曾經信誓旦旦說要和他過一生的女人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他,背叛他,所以,他決定要回自己的錢。
當他和主持人要回錢時,沒想到這個女人卻反咬一口:「我什麼時候要過你的錢?」她否認自己接過這100萬元,只說是她做化妝品代理,自己拉廣告要來的錢。
宇天快氣瘋了,他甩手給了這個女人一個耳光,罵她忘恩負義,並且把她告上了法庭,我聽說了此事,把宇天約出來,我說:「算了吧,破財免災,100萬元能看清一個人,也算是個教訓。」
因為怕事越鬧越大,宇天撤訴,由於他的一系列失誤,他從副區長的位子被撤了下來,掛了一個閒職,他再也不是那個風華正茂的副區長了,身邊再也沒有那麼多人圍繞了。
因為出了這車禍,我們之間好像親近了許多,他出差去杭州特意給我買了絲綢;為我的生日,他還訂了一串開光的佛珠。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他主動示好的表示。 可是,經過了這兩年的折騰,我的心涼了。
不久,我聽說他病了,是胃病犯了。 自從餓女主持人打官司以來,他饑一頓飽一頓不說,還四處去喝酒。 我還聽說,他一喝酒就醉,一醉就念叨我的名字,說自己不是人,放著這麼好的媳婦不要,還去胡亂搞婚外情。
聽到他這些事,我心裡只有疼。 是的,我還是心疼他。 一個人心疼另一個人說明什麼?說明她還放不下他,還愛著他!
於是,我主動給他打了電話,我說:"如果你想吃薄皮的大餡餃子,就回家吧,我包給你吃!"
我給他包餃子吃,是因為他最愛吃我包的大餡餃子。 他說過,小寧包的大餃子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餃子。
那天,他買了好多玫瑰花。 打開門的剎那,我們靜靜地看著對方,他說:"小寧,我沒有給你買過花,覺得這件事情特別矯情,可今天,我特意去了花卉市場,買了這種最貴的藍色妖姬,希望你喜歡。 "
他輕聲地問:"你喜歡嗎?"
我顫抖著聲音說:"喜歡,只要你買的,我都喜歡!"
我們輕輕地擁在一起,我的眼淚,濕了他的衣裳。
我想,當所有災難過去後,是不是幸福就應該降臨了?冬天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胸部有了硬塊,我偷偷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如青天霹靂----

我得了乳腺癌。
這就是說,我要割去自己的乳房了!
我們的婚姻剛剛要走上正軌,偏偏這個時候,我的身體卻這麼不爭氣!可宇天是多麼追求完美的男人哪!
我漸漸地開始疏遠宇天,是的,我配不上他了,他一直是個追求完美的男人。 過度的自卑讓我原離他,本來婚姻就有了瑕疵,我不能讓自己再次陷入孤獨而絕望的境界,我寧可和他做朋友。
宇天感覺到了我的疏遠,他一次次打電話發短信,問這是為什麼?
我沒有告訴他答案,是的,所有的痛苦,讓我一個人承擔吧。 我們曾經有過夫妻的緣分,曾經同生死過,他在大難臨頭時曾經把生的機會給了我。 這,就足夠了!
這次,我提出了離婚。
我們的婚姻,一波三折-----從他搞婚外情,到出了車禍,再到我得了乳腺癌;從他提出離婚我大鬧,到現在我提出離婚他不能接受---婚姻之舟太顛簸了!
2006年的冬天,我做了手術,切除了自己的乳房,是家裡人陪我到北京做的手術。 我沒有讓他們告訴宇天,我不想讓他再和我分擔痛苦了,他的痛苦夠多了,我只想平靜地和他分手,讓他過上幸福的生活。
出院那天,我卻看到了他。 原來是我弟弟告訴了他!
他進我病房,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稍稍得彎腰說:"來,小寧,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抱著你走。 "除了結婚抱過我,直到這麼多年後,他才再一次抱我。 我伸出手去,緊緊地摟住他。 他說:"你比從前輕了,以後,我要把你養胖!"
眼淚,不爭氣的眼淚再次下來了,他說:"你不是說了嘛,你在,愛就在,有你在就心安,少兩個乳房算什麼,你就是全癱了,我也養著你,因為有你在,我們的家就在。 "
所有在場的人全哭了,他抱起我,有力地往外走著。 我在他懷裡,哽咽著,顫抖著。
十年婚姻算什麼,我們還要牽手一輩子。
2007年早春,我還在單位值班,宇天打來電話:"中午11點,和平飯店,幾個老同學聚會,一定要來呀。 "
"好,"我說"我一定去。 "
從北京回來以後,他一直想回來住,我說:"等春天吧,我想把房子刷刷,咱新春新氣象,行嗎?"
那天,我一進和平飯店就覺得氣氛不對:門口有大紅的喜字。 我一進門,就有同學把我拉過去,然後說:"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怎麼穿得這麼素?

不行不行,得換衣服。 "
大喜的日子?我蒙了。
"是呀,宇天給我們發請柬,請我們來喝喜酒,說你們夫妻慶祝結婚十年水晶婚,你看,這些人全是來給你們賀喜的!"
真蒙了!我正蒙著,宇天過來,拉了我的手就走:"來,小寧,去化裝間換衣服,他從包裡拿出一套鮮紅的裙子,今天,我要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全是咱的同學和朋友,我要讓他們來為咱們水晶婚慶祝!"
我被他拉著換了衣服化了淡妝,和他走出化妝間時,迎面是一個巨大的蛋糕,我們倆點起一支支紅色的蠟燭,一切好像是在做夢,宇天說:"我要和小寧好一輩子,無論經歷再多的風雨,我們一定會牽著手往前走。 "他轉過頭問我,"小寧,你還要我嗎?"
我含著淚說:"我要,我要!我還要感謝這場災難。 人們都在怨恨災難,但我感謝災難,因為災難來臨時,我們發現,原來彼此還是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人!"
人們舉起酒杯在祝福我們。 十年,整整十年了,我看著宇天,好像看著昨天那個騎著自行車帶著我的男人。 他正笑著看我,小聲說:"今天的你,好象比15年前還好看!"
慶祝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大伙唱歌跳舞。 我一直被宇天擁在懷裡,他說:"我不會鬆手了,這一輩子,我就要抓住你的手!"

我戴著那枚閃亮的戒指,一直旋轉在他的懷裡,是的,經歷過風雨的小舟,才更知道風平浪靜有多美!
宇天在我耳邊說:"答應我,我們銀婚,金婚,鑽石婚的時候,你還在我懷裡,好嗎?"
我含著淚,微笑著說:"不,這還不夠,我還要來生,還要來世!"

圖片: 

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