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姦成功委託人過河拆橋,翻臉不認帳反告偵探

-A A +A

討論區: 

台北年約四十歲的人妻A小姐,和稍長她幾歲的丈夫B先生,一起在某大公司從事業務工作,老公是她部門高階長官,她原本以為,老公的工作、生活都在自己眼皮底下,婚姻應該能萬無一失,與老公就此白頭偕老。
然而,應該畢竟只是應該,不應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原來,小三就在她身邊,老公竟然和二十歲出頭的同公司幼齒女職員C小姐暗通款曲,丈夫經常以洽公、談業務為由,帶著C外出偷情。
A小姐聽到其他同事間傳聞的流言斐語,才知老公疑似外遇,但苦無證據。三人是公司同事,每天都要見面,老公又是大主管,若沒有證據就直接發難,恐怕會動搖家中經濟基礎,這讓她非常為難、非常痛苦,在公司度日如年。
但不解決掉狐狸精,危機只會更擴大,A小姐決定抓姦,找上一統徵信。專業偵探展開初期跟監蒐證,第三天就拍到B先生和C小姐十指緊扣走在馬路上,還查出B先生幾乎每天下午都去C小姐的租屋處,一待就是三、四個小時。
一統徵信向A小姐提出執行難度甚高的「民宅抓姦」方案並報價,獲A小姐簽字首肯,隨即動用資金在目標屋附近租屋、布建前置作業人力,全天候盯哨。
不料,民宅專案執行沒幾天,A小姐說丈夫該週末要與小三南下高雄出差三天,並提議南下捉姦。經過商討後,A小姐確定要將民宅抓姦的專案經費移至南下捉姦計劃;徵信幹員提醒她要注意手機是否有洩蹤疑慮,A小姐還說沒問題。
捉姦視同作戰,破門只有唯一一次機會,一次失敗就注定完敗,因此前置作業非常重要,尤其是移動長達二、三百公里的長距離跟監,既要全神貫注隨時跟上,不能跟丟,還不能跟車太近以確保不被對方起疑發現,技術、人力、聯絡、蒐證、車輛性能的需求皆極高。
一統徵信出動六輛汽車一路緊盯,第一天姦夫淫婦投宿台中某飯店,確認進房,並在同樓層布哨,指揮官立即通知元配趕赴台中,A小姐到達旅館外圍正要停車時,B先生竟突然衝出房間,飛步跑去開車逃離旅館,再到附近的陰暗處載走早一步低調離房的小三。
業者為之錯愕,立即跟上之餘,並清查為何被對方查覺,才發現A小姐手機的衛星定位開啟,被丈夫掌握住,老婆無緣無故到台中,老公驚覺不對勁,快閃走人。
雖然第一步計劃泡湯,但在專業的沙盤推演下,人員並未曝光,指揮人請A小姐將手機直接留在台中,讓B先生誤以為老婆還在台中,車隊持續跟監。第二天老公格外謹慎,到了嘉義故意繞行,先後開進四家汽車旅館,但前三家都只是在車道繞一圈就離去,測試有沒有被跟蹤,直到第四家才放下心防,開房間入內投宿。
但因入房後鐵門緊閉,無法確認情婦是否在車上,徵信幹員租下目標房對面的房間,在外隨時監看,並通知律師南下會合。隔天清晨,目標房間的鐵捲門微微向上開個小縫,就在這一、兩秒的瞬間,指揮官立即反應,趴在地上往內看,看到一對女腳蹬著高跟鞋在車子旁邊,似在取物。
業者這時總算確認情婦也在房內,且孤男寡女開房間過夜,要件已足,當機立斷擋門、報警。警方到達後敲門、開門,B先生、C小姐果然在內,且徵信幹員有全程蒐證證據與房內遺留的證據,兩人百口莫辯,全案宣告破案,一行人至警局由律師協助協調。
丈夫財產估計上億元,協調至男方願意將財產全給妻子,自己只留三百萬現金和一輛汽車,但尚未簽下協議與和解書。妻子A小姐此時竟情緒崩潰,起身說:「我不和解了也不要提告了,所有的費用,我支付給你們公司。」甩頭就走出派出所,協調作業不得不作罷,功虧一籄,徵信幹員載A小姐返回台北。
隔天,A小姐依約支付捉姦費用,但事後反悔,隔三天要求業者退錢,但因每項收費都有合約、單據,預算也都是在成本計畫內編列使用,徵信公司不願意退錢。而A小姐並未與丈夫離婚,隔幾個月竟然控告達成捉姦任務的徵信公司詐欺,目前還在訴訟中。
一統徵信無奈表示,這就是徵信業的苦處,委託人在破案當下,正面臨配偶變心、家庭劇變的人生轉捩點,無暇感謝、體恤業者,這也是情理之常,業者不會抱怨;但有些委託人事後或許念於夫妻舊情,或是礙於顏面問題,與配偶和好(大多只是短暫和好,並未真正解決問題)後,過河拆橋,翻臉不認帳,反過來責怪業者多事,反咬盡心盡力完成商業契約任務、賺取合法報酬的合格徵信業者,甚至提告,傷透了徵信業同仁的心。

 

圖片: 

類別: